国内宏观

最高院会议纪要重磅指引民间灰色票据中介将遭重创

2019年11月20日05:54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摘要:近日,金融领域迎来一份来自最高院的重磅指引文件,对票据纠纷、证券、营业信托、财产保险、民间借贷等多个金融领域存在的争议或法律盲点进行了明确规定。业内人士分析称,这将对金融创新的法律风险进行有效防控

近日,金融领域迎来一份来自最高院的重磅指引文件,对票据纠纷、证券、营业信托、财产保险、民间借贷等多个金融领域存在的争议或法律盲点进行了明确规定。业内人士分析称,这将对金融创新的法律风险进行有效防控。

特别是在票据业务方面,《纪要》对目前市场上的不规范现象提出了有针对性的建议。比如,在合谋伪造贴现申请材料的情况下,贴现银行不具有票据权利;合法持票人向不具有法定贴现资质的当事人进行“贴现”的,应当认定无效;以票据贴现为手段的多链条融资模式引发的案件即为票据清单交易、封包交易等。

作为解决中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重要金融工具,今年以来,票据融资颇受各大银行追捧,被视作业务拓展的又一发力点,实现了快速增长,且票据已成为金融机构发展供应链金融的主要方式之一。公开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票据融资增加1.73万亿元,较去年同期有明显增长。

而在票据市场扩大的同时,风险也在滋生。从今年银保监会和各地监管局开出的罚单来看,票据业务是银行被罚重灾区,被罚缘由主要有“无真实贸易背景”和“违规贴现”等。

“贸易背景是目前票据业务开展的基础,银行违规办理票据业务,有可能是为了冲信贷规模。”一位股份行票据业务部人士告诉记者,“但不可否认的是,有些银行存在合规、风控方面把控不严等情况,比如未能识别公司印章真假等,更有甚者,有意配合客户实现套利、套资金等。”

对于后者,根据《纪要》,如果是合谋伪造贴现申请材料,那么贴现银行不具有票据权利,只能基于基础民事权利,这不仅将使商业银行在贴现时更加审慎,也将有效打击民间以“票据自营”为主要业务的票据中介。

所谓“票据权利”,根据《票据法》相关规定,是指持票人向票据债务人请求支付票据金额的权利,包括付款请求权和追索权。付款请求权是指到期托收、提示付款的权利;追索权是向承兑人、背书前手在票据到期拒付的前提下,追索票款的权利。

“也就是说,如果被认定为合谋进行的贴现,那么贴现银行将丧失票据权利,只能基于资金支付等产生的基础民事关系去主张,而不能基于票据权利中的追索权去向承兑行、前手的所有背书企业去追索。”上述票据从业者告诉记者,如此一来,贴现企业如若无法还款,银行将不能再像以前那样追索到承兑行或前手,而是面临损失。

“未来银行将会进一步加强内控管理,可能会大面积修订各自票据贴现合同文本的工作,研究从合同文本中如何保护贴现银行的利益,防范风险。”一位票据资深从业者告诉记者,“另外,这种申请贴现的企业多数为票据中介公司,这相当于堵上了中介的路。”

在收票端,路也越走越窄。票据中介曾以参与交易、撮合需求、投资顾问等方式深度游走于企业和银行之间。比如今年初,市场利率整体下行时期,部分票据中介利用银行体系信贷额度宽松、存贴价格倒挂时机,在“收票-存款-质押-贴现”套现的基础上,借助银行通道做转贴现业务,借助券商通道做票据资管业务,翻新套利模式。

而根据《纪要》,以后票据中介收票就没那么容易了。《纪要》显示,合法持票人向不具有法定贴现资质的当事人进行“贴现”的,该行为应当认定无效,贴现款和票据应当相互返还。这被业内认为是首次旗帜鲜明地对民间的票据买卖、民间票据“贴现”行为进行了定性。

“企业找民间不具有贴现资质的‘票据中介’进行贴现,并不产生法律行为,不享有票据权利,应当返还。这进一步挤压了过去可以收票的票据中介的生存空间。”上述资深票据从业者表示。

另外,《纪要》还提到,人民法院在民商事案件审理过程中,发现不具有法定资质的当事人以“贴现”为业的,因该行为涉嫌犯罪,应当将有关材料移送公安机关。

全国主要城市行情地图

涨跌看板

您认为春节后沪优质螺纹价格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