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宏观

资管新规落地致企业融资难 社融收缩或影响GDP增速

2018年06月13日13:08   来源:华夏时报
摘要:5月表外融资同比少增规模大幅超出4月,显示资管新规落地后,银行原表外融资通道已经开始新一轮的显著收缩。而以表外融资大幅下降为代表的结构性去杠杆政策则是导致实体经济融资困难的主要原因。

6月12日下午,央行公布的5月金融数据显示,5月新增社会融资规模仅为7608亿元,较4月的1.56万亿下降近一半,而社会融资余额的增速也进一步下滑至10.3%,是2006年1月以来的最低水平。

对此,申万宏源证券孟祥娟分析而认为,5月表外融资同比少增规模大幅超出4月,显示资管新规落地后,银行原表外融资通道已经开始新一轮的显著收缩。而以表外融资大幅下降为代表的结构性去杠杆政策则是导致实体经济融资困难的主要原因。

信贷、社融数据凸显企业融资难

针对5月份新增信贷数据,孟祥娟分析认为,信贷、社融低增凸显出实体性融资困难。5月金融机构新增贷款1.15万亿,同比仅小幅多增400亿。其中企业部门短贷+票据融资、中长贷分别新增862亿、4031亿,同比分别少增141亿、365亿。

“尽管4月末实施了降准,但并未显著推升5月企业信贷规模,而5月资金面利率整体平稳,银行间流动性并不紧张,显示资管新规落地后企业呈现较为显著的融资困难问题,这一点与近期信用违约事件频发所折射出的企业再融资困难相互印证。”孟祥娟分析称。

企业新增信贷同比减少之外,5月新增社融大降更加值得关注。

对此,兴业研究研报分析,造成社融增速下滑的主要原因是表外融资的萎缩。

5月包括信托贷款、委托贷款和未贴现银行汇票在内的表外融资共计减少4215亿。5月新增社融7608亿,同比少增达3023亿,社融存量同比增速再度小幅下行0.2个百分点至10.3%。

从结构上看,社融偏弱主因是表外融资的大幅少增,委托贷款、信托贷款、未贴现汇票分别下降1570亿、904亿和1741亿,合计同比少增达4500亿。因此尽管企业债券净偿还434亿同比少减逾2000亿,但整体社融仍出现显著的同比少增。

对此孟祥娟分析认为,5月表外融资同比少增规模大幅超出4月,显示资管新规落地后,银行原表外融资通道已经开始新一轮的显著收缩,以表外融资大幅下降为代表的结构性去杠杆政策仍是导致实体经济融资困难的主要原因。而信贷、股票和债券的新增融资难以弥补非标规模的下行。

此外,5月M2增速持平于8.3%,M1增速大幅回落1.2个百分点至6.0%,也从侧面印证了企业融资的压力。孟祥娟分析认为,以活期存款为主的企业存款同比少增933亿,构成M1增速下行的主要原因,此外存款结构也显示出,融资较为困难的企业部门亦难以有效形成新增活期存款,印证了结构性去杠杆环境下企业的融资困难问题。

社融收缩或影响GDP增速

在表外融资萎缩的影响下,5月社融增速下滑至10.3%,是2006年1月以来的最低水平,而表外融资的调整才刚刚开始。

信托业协会发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下半年将迎来一轮信托到期的小高峰,6月至12月到期的单一与集合信托月均规模为4923亿元。截至2017年底,资金信托中38.2%投向了贷款。

据此,兴业研究在其研报中分析,如果假设2018年6月至12月到期的信托中贷款的占比也为38.2%,那么6至12月到期的信托贷款月均规模接近1883亿。因此,下半年非标融资仍将面临收缩压力。

“而社会融资余额增速是名义GDP增速重要的领先指标,因此,社融存量增速的下降可能在2018年下半年引起名义GDP增速下行。截至2018年5月,委托贷款、信托贷款和未贴现银行汇票在社融存量中的占比为14.5%,为了减轻非标压缩对经济可能产生的影响,发展替代性融资渠道(例如将票交所的票据纳入资管产品可投资的标准化产品序列)迫在眉睫。”兴业研究在研报中如此表示。

全国主要城市行情地图

涨跌看板

您认为下周(10月22日-10月26日)沪优质螺纹价格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