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宏观

中西部地区基建补短板 湖北拟投资2200亿搞市政

2019年01月12日05:18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摘要:2018年下半年开始,湖北基建投资开始提速,2018年前三季度,基础设施投资增速回升,增长12.6%,比上半年加快5.8个百分点。

中西部地区又一批基建项目即将落地。

近一个月时间,国家批复广西北部湾经济区、新建西安至延安等区域的铁路建设,中西部地区基建补短板项目在2019年迎来密集建设期。

湖北也于近日提出力争建筑业总产值突破1.68万亿,全省完成市政基础设施建设投资2200亿元,继续保持10%以上的增长速度。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经济研究部第四研究室主任、研究员许召元分析, 2019年基建增长速度预计将比2018年略有提升,不会有大幅度回升,这与经济发展趋势和中央政策着力点有关。但是在速度没有大的变化的情况下,投资的质量其实是会提高,效率投资的比重提高,对经济的带动效应会有所增强。

中西部补短板

2018年下半年开始,湖北基建投资开始提速,2018年前三季度,基础设施投资增速回升,增长12.6%,比上半年加快5.8个百分点。

加速度从2018年下半年延续到2019年。2018年底,湖北首次将重大固定资产投资项目以清单方式公,清单项目共计443个,总投资额超过1万亿。湖北官方强调,在基建方面,重点在补齐短板,另外这些项目,鼓励社会资本参与重大项目建设,毫无保留全部对社会资本开放。

1月11日,湖北西部地市一位副市长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目前当地主要的基建项目包括高速公路、高铁、通用机场、污水治理等,随着高铁线路的开通,当地旅游人次倍增;另外该地区覆盖较大面积的贫困县,村里的道路、饮水、用电和通信网络等,都是目前基建补短板的重要内容,

另外比较有代表性的西部省市,有贵州和陕西。2018年1月渝贵铁路全线开通运营,将贵阳、重庆、成都“西三角”距离缩短, 2018年上半年,贵州高铁累计发送旅客量增速就达57.6%,旅游业实现持续井喷增长。到2020年,贵省铁路运营里程将达到4000公里以上。

1月9日,陕西省关中平原城市群发展规划实施方案印发,其中也涉及到一批基建项目,包括加快构建城市群“四纵四横”对外运输大通道,推进西安—银川、西安—延安—榆林、西安—武汉、西安—安康—重庆等高速铁路建设。

2018年以来,中央政策多次强调补短板,而不是大面积的基建投资,补短板需要精准发力,中西部地区的基础设施建设相对东部地区来说,明显短板更多,所以加强中西部地区的基建投入也多次在中央层面被提到。

许召元分析,目前中西部地区基建投资主体会有一定回报,而且项目有市场需求,特别是随着中西部中心城市和城市群的进一步发展,城际间和城市内的交通基础设施,轨道交通项目,其效益和需求是比较明显的。

“受限于各地区的财政能力,东部地区在2019年的补短板中也会有重要位置。”许召元说,因为东部地区虽然基础设施相对更为完善,但其资金支持能力要好于中西部地区。

投资质量有望提升

2018年1-11月中国基建投资增速为3.7%,许召元分析,2019年中国基建投资会表现出增速稳但结构优的特点。目前我国大的基础设施已经较为完善,效益比较好,有直接经济效益的项目已经较少,现在的投资空间很大,但很多项目直接效益较低,需要大量的政策性、低回报要求的资金投入,资金来源约束基建投资明显回升。

基建投资钱从哪里来?国家发改委方面称,将进一步增加中央预算内投资规模,进一步加快中央预算内投资下达进度,并提前下达一批投资,进一步吸引和扩大社会资本投入国家重点项目的领域和规模。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包括湖北、贵州、广西等地在过去的半年时间内都对外推出了项目包,吸引民间投资成为重要抓手。湖北在2018年推出了万亿项目,颇具有代表性。当地官员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目前有一些高速公路、铁路和医院项目,有社会资本参与。

许召元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基建投资领域,国家政策欢迎民间资本投入,这是补充国家资金不足,特别是提高投资效率的最重要环节。国家也在积极推进铁路、养老服务等领域不断放开竞争。民间资本需要适应新的形势,首先要提高投资和运营管理的能力,很多基建项目,虽然在以前的模式下可能效益差,但运用更先进的管理手段,特别是结合互联网大数据以后,会有新的经营活力和更大的投资潜力,要积极学习各地区好的经验和做法,很多项目都有可发掘的盈利空间。

2018年底,广西在脱贫攻坚等十大领域编报了一批补短板重大项目,2018-2020年计划新开工项目2725项,总投资3万亿元。广西官方提到,要加大PPP项目工作力度,积极引入民间资本,推动项目加快建设和发挥效益。

许召元分析,在精准发力的同时,中央仍然关注防风险工作,特别是表现在基建投资的资金来源上,强调关后门,开前门。目前地方政府投资的一个重要渠道是专项债,虽然额度很大,但与以前相对隐性的方式相比,其规模仍然是有限的。所以,不同的投资结构,其实对经济的拉动作用,对经济的风险有很大的差别。如果该投资没有直接经济效益,后面可能会形成长期的政府债务负担,也会带来大量的拖欠款等问题,而如果某项目具有一定的经济回报,就可以吸引一部分社会资金,项目有现金流回报,这样的项目才是可持续的。

许召元建议,从政府和相关管理部门的角度,要创新管理模式,高度重视提高基建项目对民间资本的吸引力,为民间资本参与基建投资创造更好的条件。

(文章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全国主要城市行情地图

涨跌看板

您认为下周(1月21日-1月25日)沪优质螺纹价格走势: